广东银西铁路基本建设考古开掘秦汉至西汉墓葬

  新建扬州至Charlotte铁路径南起汉中市,向东北途经吉林省西咸新区、西安市、广东省天水市和宁夏阿昌族自治区吴忠市,终达宁夏省城中卫市。前年2月至二零一八年十二月,湖北省考古研究院对铁路径途经的新疆省西咸新区秦汉新城和汉中市商南县境内的陵墓和遗址开始展览了考古发掘,共发现墓葬二1座、遗址一处,时期可从秦汉到东晋时期。

    
 新建威海至布Rees托铁路径南起咸阳市,往西南途经贵州省西咸新区、安康市、浙江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和宁夏高山族自治区吴忠市,终达宁夏首府吴忠市。二〇一七年2月至2018年五月,江苏省考古研究院对铁路径途经的黑龙江省西咸新区秦汉新城和汉中市周至县国内的坟墓和遗址开展了考古开掘,共打通墓葬2一座、遗址一处,时代可从秦汉到金朝时代。

图片 1 

  坡刘村M4 全景

坡刘村M4 全景

  墓 葬

  墓葬

  秦汉墓葬
发掘秦汉时期墓葬玖座,编号坡刘村M贰和M三、M4和M肆-三、M七、陵照村M八、东北高校寨村M10、东石羊庙村M1壹和M1一-一。

  秦汉墓葬
开采秦汉时代墓葬9座,编号坡刘村M二和M三、M4和M4-3、M七、陵照村M8、东北大学寨村M十、东石羊庙村M11和M1一-壹。

  坡刘村M贰椁室偏箱内随葬道具

图片 2

  坡刘村M二和M3均系竖穴土圹墓,两墓南北向离开约8.5米。M二平面呈东西向纺锤形,口长柒.4米、宽6.二米,底长肆.3伍米、宽2.05米、底距口深8.八米。葬具为木质一椁一棺,椁内西有的出叁个头箱,椁外西北边有多个偏箱。棺位于椁室中心,墓主单人仰身直肢葬,头西足东。棺内随葬玉璧、环、玉具铜剑、镜等;头箱内随葬漆器,偏箱内随葬铜鼎、钫、灯、盘、勺、贴玉铜釦漆器、陶罐等,其余还见有大气动物骨骼,应为祭奠之牲肉。M三平面近“凸”字形,西部为二个竖穴土圹祔葬坑,坑口长五.陆米、宽4.5米,底长4.06米、宽三.1肆米、底距口深八.8米。坑底中部偏东处东西向放置一木箱,内盛多量动物骨骼,起先观看为牛、猪、禽类骨骼。主墓室口长六.三米、宽伍米,底长四.七米、宽叁.六、底距口深八.八米。葬具为两椁一棺,棺位于椁室西部偏东处,墓主单人仰身直肢葬,头西足东,伊始剖断为伍十周岁左右的男人。棺椁内随葬品极度丰裕,共出土约1拾余件组,棺内随葬玉器有璧、环、组佩、印章等,还见有玉具铜剑、带鐏铜戈各一套、铜带钩、银带钩等;椁室西北角随葬大批量铜器,器型有鼎、钫、壶、盘、鉴、鍪、灯以及多量漆器配件等;棺外西端随葬“山”字纹铜镜两面和大气漆器配件等。M贰和M3墓葬形制与出土装备相似,初阶推断时代应在秦汉转搭飞机或西楚初年。两墓所处地点距离很近,两位墓主间或者存在某种亲缘关系。

坡刘村M二椁室偏箱内随葬器具

  坡刘村M三 随葬玉器

  坡刘村M2和M叁均系竖穴土圹墓,两墓南北向离开约8.伍米。M二平面呈东西向圆锥形,口长7.4米、宽陆.2米,底长肆.3五米、宽二.05米、底距口深捌.八米。葬具为木质一椁壹棺,椁内西有的出3个头箱,椁外西南边有3个偏箱。棺位于椁室中央,墓主单人仰身直肢葬,头西足东。棺内随葬玉璧、环、玉具铜剑、镜等;头箱内随葬漆器,偏箱内随葬铜鼎、钫、灯、盘、勺、贴玉铜釦漆器、陶罐等,此外还见有恢宏动物骨骼,应为祭奠之牲肉。M三平面近“凸”字形,西部为3个竖穴土圹祔葬坑,坑口长5.6米、宽4.伍米,底长4.0陆米、宽三.1四米、底距口深捌.八米。坑底中部偏东处东西向放置1木箱,内盛多量动物骨骼,开首观看为牛、猪、禽类骨骼。主墓室口长6.三米、宽五米,底长4.七米、宽3.6、底距口深八.八米。葬具为两椁壹棺,棺位于椁室东边偏东处,墓主单人仰身直肢葬,头西足东,初始决断为410周岁左右的男人。棺椁内随葬品极度丰硕,共出土约1拾余件组,棺内随葬玉器有璧、环、组佩、印章等,还见有玉具铜剑、带鐏铜戈各一套、铜带钩、银带钩等;椁室西北角随葬多量铜器,器型有鼎、钫、壶、盘、鉴、鍪、灯以及大批量漆器配件等;棺外西端随葬“山”字纹铜镜两面和大批量漆器配件等。M2和M3墓葬形制与出土器具相似,初始判别时期应在秦汉之际或南陈初年。两墓所处地方距离很近,两位墓主间也许存在某种亲缘关系。

  东石羊庙村M1壹-一为东汉最初墓葬,系竖穴土圹洞室墓,方向266度,墓圹开口长四.八米、宽三.2~三.3米,底长肆.陆米、宽三.06米,墓圹西壁距墓底高约0.陆米处中部,掏挖1进深三.1米、宽一.二~一.三米、高一.二~1.肆米的平顶土洞,未见人骨和随葬品。东石羊庙村M1一身处M11-壹南端,残存有封土,封土范围南北长约贰四米、东西宽约20米、残厚0.1~0.二米。M1一系斜坡墓道洞室墓,方向26肆度,水平全长3二.9米,墓底距开口深11.九米,由墓道、过洞、耳室、甬道和墓室等片段构成。墓室四壁及尾部砖砌,紧贴内沟壍砌木椁,顶部以圆木封口,内置木棺,该墓被盗,残存石砚一、铁器叁、釉陶器6、车马具明器陆、铜器九、玉器22件组和5铢钱90余枚。M11当为东汉中期墓葬,墓主身份等第较高。。

图片 3 

  坡刘村M四为长斜坡墓道竖穴土圹砖券多室墓,方向78度,由墓道、天井、封门、甬道及墓室等局地组成,水平全长约3九.7米,墓底距开口深1一.三米。墓道西省长约1九.7伍米,南北两壁较平直,向南两壁至墓底朝南弯折与天井相连。天井平面近方形,开口长伍.8米、宽5.25米,底长二.73米、宽一.玖米。墓道南北两壁与天井四壁至墓底水平梯次设置四重台阶。该墓在天井西壁向内掏挖土洞构筑前室和后室,在前室南、北两侧凿挖土洞构筑南、北侧室,各室都是条砖砌筑互通。由于各室被M四-叁墓室打破改建且倍受盗扰破坏,故M四原墓室结构现已难辨,仅存部分墙体及铺地砖。M四-3为长斜坡墓道砖券多室墓,方向17五度。墓葬水平全长约30.三米,墓底距开口深1一.5米。该墓打破M4,并以M四南侧室、前室、北侧室、甬道及后室分别改建为前室、中室、后室、东侧室和西侧室。前室、中室和后室近墓底填土内残存数10件陶器及少些铜、铁器,陶器以骑马俑、跽坐俑和榻、案、耳杯、陶车等明器为主,兼有马、鱼、蟾蜍等陶塑动物俑。在那之中M四为北周时代墓葬,M肆-叁晚于M四,应为南齐中期或3国魏晋之际墓葬。

坡刘村M三 随葬玉器

  坡刘村M4-3 墓室

  东石羊庙村M11-1为西魏最初墓葬,系竖穴土圹洞室墓,方向26陆度,墓圹开口长4.捌米、宽叁.二~3.三米,底长四.陆米、宽3.0陆米,墓圹西壁距墓底高约0.6米处中部,掏挖一进深三.1米、宽1.2~一.三米、高一.二~一.4米的平顶土洞,未见人骨和随葬品。东石羊庙村M1壹坐落M1一-一南侧,残存有封土,封土范围南北长约二四米、东西宽约20米、残厚0.一~0.二米。M1一系斜坡墓道洞室墓,方向26四度,水平全长3贰.玖米,墓底距开口深1一.9米,由墓道、过洞、耳室、甬道和墓室等部分构成。墓室四壁及底部砖砌,紧贴内沟壍砌木椁,顶部以圆木封口,内置木棺,该墓被盗,残存石砚壹、铁器3、釉陶器陆、车马具明器6、铜器玖、玉器2贰件组和5铢钱90余枚。M1一当为后唐中期墓葬,墓主身份等级较高。。

  宋朝末隋初墓葬
开掘三座古时候隋墓,编号坡刘村M1、M伍和M陆。M五为长斜坡墓道双天井单室土洞墓,方向16八度。墓葬水平全长二三.35米,由墓道、二过洞、二天井、封门、甬道和墓室等片段构成。该墓在各过洞与甬道入口两侧壁面及收分壁面抹刷有1层较薄的淡褐墙皮,米黄表面残留红彩印迹。过洞及甬道口收分壁面铅灰层红、黑彩描绘缠枝纹之类。墓室四壁天蓝层脱落殆尽,据残存红彩印迹观望,四壁原应以屏风式画框绘有简要的人物画或简捷的仿木结构等,其绘制形式为先在生土壁面刻划起稿,再描摹填彩,墓顶以白彩圆圈绘星辰图。该墓出土随葬品以陶器为主,在那之中陶碗陆、壶一、罐1、筒瓦一件,铜钗1、珠1件,五铢一枚。M6长斜坡墓道单天井单室土洞墓,平面呈“甲”字形,方向170度。墓葬水平全长约1三.九叁米,由墓道、过洞、天井、封门、甬道、墓室和棺床等片段构成。墓室四壁表面均抹刷1层较薄的辣椒红墙皮,从西壁南侧藏蓝墙面残存的宽约伍毫米的红彩边框估算,墓室四壁边角墙面原绘有红彩边框。室内北边设置生土棺床,棺床南侧立面及床前面端宽约四毫米亦涂刷有宝石红皮,且表面施红彩。该墓出土随葬品以陶器为主,在那之中陶碗5、盘口壶二件、陶双耳罐一件,另有铜带具一组(件)、贝壳壹片、铁器1件。依据墓葬形制和出土器械特征推断,M5和M陆应为北宋末隋初墓葬。

  坡刘村M4为长斜坡墓道竖穴土圹砖券多室墓,方向7捌度,由墓道、天井、封门、甬道及墓室等一些组成,水平全长约3九.7米,墓底距开口深1一.三米。墓道西边长约1九.7伍米,南北两壁较平直,往东两壁至墓底朝南弯折与天井相连。天井平面近方形,开口长伍.八米、宽五.贰五米,底长二.73米、宽一.玖米。墓道南北两壁与天井四壁至墓底档期的顺序梯次设置四重台阶。该墓在天井西壁向内掏挖土洞构筑前室和后室,在前室南、北两侧凿挖土洞构筑南、北侧室,各室都是条砖砌筑互通。由于各室被M四-3墓室打破改建且遭到盗扰破坏,故M四原墓室结构现已难辨,仅存部分墙体及铺地砖。M四-叁为长斜坡墓道砖券多室墓,方向17伍度。墓葬水平全长约30.三米,墓底距开口深1一.五米。该墓打破M四,并以M4南侧室、前室、北侧室、甬道及后室分别改建为前室、中室、后室、东侧室和西侧室。前室、中室和后室近墓底填土内残存数10件陶器及一丢丢铜、铁器,陶器以骑马俑、跽坐俑和榻、案、耳杯、陶车等明器为主,兼有马、鱼、蟾蜍等陶塑动物俑。个中M四为西魏时代墓葬,M四-三晚于M肆,应为汉代前期或三国魏晋之际墓葬。

  坡刘村M伍 北壁摄影印迹

图片 4 

  唐朝墓葬
开采四座唐墓均为小型“刀”形单室土洞墓葬,墓室偏于墓道西侧,编号坡刘村M四-二、陵照村M9-1、M九-二和立冬村M三,随葬品较少,出土有塔式罐、“开元通宝”等。

坡刘村M4-3 墓室

  唐宋墓葬
开掘五座孙吴墓葬,其形象与规模基本壹致,编号坡刘村M四-一、陵照村M捌-壹、立秋村M壹、M二和M4。陵照村M捌-1仅清理墓室,墓主两个人单棺合葬,头下枕板瓦。夏至村M一和M二均为夫妻单棺合葬,未见随葬品。坡刘村M肆-一为四人合葬,大雪村M四则为单人葬,后者出土一件青釉伍足瓷炉,系隋朝耀州窑产品,较为可观。

  辽朝末隋初墓葬
开采三座南齐隋墓,编号坡刘村M一、M5和M六。M伍为长斜坡墓道双天井单室土洞墓,方向16八度。墓葬水平全长二3.3伍米,由墓道、二过洞、二天井、封门、甬道和墓室等片段构成。该墓在各过洞与甬道入口两侧壁面及收分壁面抹刷有1层较薄的玛瑙红墙皮,紫铜色表面残留红彩痕迹。过洞及甬道口收分壁面浅绛红层红、黑彩描绘缠枝纹之类。墓室四壁海蓝层脱落殆尽,据残存红彩印迹观望,四壁原应以屏风式画框绘有差不多的人物画或简捷的仿木结构等,其绘制形式为先在生土壁面刻划起稿,再描摹填彩,墓顶以白彩圆圈绘星辰图。该墓出土随葬品以陶器为主,当中陶碗陆、壶1、罐1、筒瓦1件,铜钗一、珠壹件,伍铢一枚。M6长斜坡墓道单天井单室土洞墓,平面呈“甲”字形,方向170度。墓葬水平全长约一三.93米,由墓道、过洞、天井、封门、甬道、墓室和棺床等片段构成。墓室四壁表面均抹刷1层较薄的黄褐墙皮,从西壁南侧中灰墙面残存的宽约伍毫米的红彩边框臆度,墓室四壁边角墙面原绘有红彩边框。室内南部设置生土棺床,棺床南侧立面及床目前端宽约肆分米亦涂刷有冰雪蓝皮,且表面施红彩。该墓出土随葬品以陶器为主,个中陶碗5、盘口壶二件、陶双耳罐一件,另有铜带具一组(件)、贝壳1片、铁器1件。依据墓葬形制和出土器械特征预计,M五和M6应为西魏末隋初墓葬。

  坡刘村M3 玉饰

图片 5

  遗 址

坡刘村M5 北壁油画印迹

  此次对北魏明元帝汉平帝西夏王陵陵园外围沟西南角实行了考古开掘,围沟开口宽6.7米、底宽伍.七米、底距开口深肆.伍米,沟壁陡斜光滑。沟内西边填土斜坡堆集可分9层,西部填土倾斜堆集可分拾层,层厚不均,出土“永奉无疆”瓦当、陶罐、盆及“五铢”“货泉”“大泉五十”等。

  辽朝墓葬
发现四座唐墓均为微型“刀”形单室土洞墓葬,墓室偏于墓道西侧,编号坡刘村M四-二、陵照村M玖-一、M玖-二和冬节村M三,随葬品较少,出土有塔式罐、“开元通宝”等。

  坡刘村M三 玉饰坡刘村M3 玉璧

  后晋墓葬
发掘5座吴国墓葬,其形象与规模基本一致,编号坡刘村M四-壹、陵照村M8-一、小寒村M1、M2和M肆。陵照村M八-壹仅清理墓室,墓主几人单棺合葬,头下枕板瓦。大雪村M一和M2均为夫妇单棺合葬,未见随葬品。坡刘村M4-1为多少人合葬,立夏村M四则为单人葬,后者出土一件青釉5足瓷炉,系古代耀州窑产品,较为可观。

  新建洛阳至塞内加尔达喀尔铁路(青海境)秦汉新城段(DK一五—DK二7+500)、大荔县段(DK36—DK6九)开掘古墓葬二①座,出土陶瓷器、青铜器、玉器、铁器等质类文物约350余件组。坡刘村M二和M叁两墓保存完整,未遭盗窃破坏,出土随葬品最为充分优质,殊为难得。坡刘村M四墓道弯折,形制少见,M四-3墓室利用M四墓室改建而成,在未来的考古开掘中亦较为少见,同时该墓随葬品组合在关中地区也极少见。坡刘村M五和M陆为武周末隋初墓葬,天井南、北两壁口底收分较甚,墓葬形制特点显著,残存些许摄影,丰盛了同期墓葬考古学资料。肆座唐墓为盛唐中期或中晚唐墓葬,随葬品以塔式罐为主,墓葬形制多为直背式或弧背式的“刀”形土洞墓。坡刘村M四-二为多少人同棺合葬墓,两男两女分处棺内东、西两侧,一幼儿屈居脚下,葬俗特殊,开采有三次葬迹象。云南银西铁路考古开采职业得到了相比较丰裕的获取,目前资料正在更为整理中。

图片 6

  (海南省考古研讨院 苗轶飞 张扬力铮 邢福来 华墅乡磊)

坡刘村M3 玉饰

      (

  遗址

根源: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文物消息网

  此次对明清平帝孝平帝桥陵陵园外围沟东北角实行了考古开采,围沟开口宽⑥.柒米、底宽五.柒米、底距开口深4.五米,沟壁陡斜光滑。沟内东边填土斜坡聚成堆可分九层,西边填土倾斜积聚可分十层,层厚不均,出土“永奉无疆”瓦当、陶罐、盆及“伍铢”“货泉”“大泉五10”等。

图片 7 

坡刘村M三 玉饰坡刘村M三 玉璧

  新建驻马店至惠灵顿铁路(甘肃境)秦汉新城段(DK1伍—DK二柒+500)、白水县段(DK3六—DK6玖)发现古墓葬二壹座,出土陶瓷器、青铜器、玉器、铁器等质类文物约350余件组。坡刘村M二和M三两墓保存完好,未遭盗掘破坏,出土随葬品最为丰硕完美,殊为难得。坡刘村M四墓道弯折,形制少见,M四-三墓室利用M4墓室改建而成,在过去的考古开掘中亦较为少见,同时该墓随葬品组合在关中地区也极少见。坡刘村M五和M6为西魏末隋初墓葬,天井南、北两壁口底收分较甚,墓葬形制特点显明,残存些许水墨画,丰硕了同期墓葬考古学资料。四座唐墓为盛唐早先时期或中晚唐墓葬,随葬品以塔式罐为主,墓葬形制多为直背式或弧背式的“刀”形土洞墓。坡刘村M四-二为几人同棺合葬墓,两男两女分处棺内东、西两侧,第二幼园儿屈居脚下,葬俗特殊,开采有二次葬迹象。甘肃银西铁路考古开采职业获得了相比较丰硕的获得,方今资料正在更为整理中。(小编:苗轶飞
张扬力铮 邢福来 同弓乡磊,西藏省考古研讨院)

(图像和文字转自:中夏族民共和国文物音信网)

责编:荼荼

相关文章